您現在位置:網站首頁 > 新聞中心 > 閃亮交建人

      圓滿的圓

      記城開路B2合同段3臂鑿巖臺車機手的1天

      發布人: 來源: 圖片作者:周 劍 文章作者:周 劍 發布日期:2019-04-08 點擊:

      “1天”到底該如何定義呢?也許有人會說,是太陽的東升西落,是日歷的更替翻折,亦或是順時針的嘀嗒輪轉,我想這些都應該是屬于普通人的“1天”。對于3臂鑿巖臺車機手而言,“1天”就好像是一個“圓”,無所謂明確的開始,亦無定義般的結束,工作早已融入這樣的生活里,他默默無聞地堅守好自己的崗位,為城開路B2合同段專業分包項目施工建設奉獻著無悔的青春。如果我可以通過手中的筆來記錄下這歲月長河里的一抹剪影,那么這“1天”就從他來開始吧。

      他,名叫馮祥權,1990年生,重慶巫溪人氏,來到城開高速路B2合同段已經1年有余,現任3臂鑿巖臺車4號車班組長,3#臂司鉆,是項目部里最年輕的操作手。雖然年紀小,但是經驗可不少,自2010年參加工作以來,曾在中四川西昌錦屏二級水電站項目操作阿特拉斯353E全液壓臺車,北京振沖的南大梁高速路渠縣段項目操作阿特拉斯XL3D全液壓臺車,在拉林鐵路巴玉隧道項目操作阿特拉斯XL3C全電腦臺車,這些豐富的工作經歷給于了他寶貴的工作經驗,加以勤奮負責的工作態度,使得他能榮獲“城開高速路B2合同段2017年度優秀員工”的光榮稱號。在3臂鑿巖臺車操作這一行業當中,他無疑是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。今天,通過這位年輕而又帥氣的主人公(后文稱呼“小馮”),來向大家呈現這“1天”當中的平凡與美好!

      工地的夜晚并不像村落里的那般恬靜,夜色濃抹的山巒也無法包裹住作業的哄隆聲,伴著春風的輕柔,浸染了每一個宿舍中繽紛的夢。2019年3月28日凌晨4:05分,進口右洞掌子面濕噴支護作業已經結束,現場值班人員已經通知測量組準備測量工作,濕噴班組已經開始收車出洞。4:20分濕噴臺車出洞,在維修車間做臺車清潔工作,現場值班人員老陳,撥通了電話:“喂,小馮,準備打鉆!”“好,要得!”寢室中被電話吵醒的小馮答道,掛斷電話,搓搓睡意闌珊的臉頰,起床,邊穿工作服邊打電話通知組員準備上班。1天就從這個電話,伴著還未褪去繁星的夜空,開始了!小馮第一個來到宿舍樓下,走到洗衣臺處,習慣地用冷水搓了搓臉頰,褪去睡意,急步走向維修車間,等待著組員的集合。4:30分,所有組員集合完畢,小馮開始每班前的講話:“大家注意了哈,檢查一哈安全帽、口罩、耳塞、手電筒、激光筆都帶好了沒得,嘞個班打右洞,等哈兒施工員要給我們現場交底,大家仔細聽哈,不要搞錯老。好嘛,斗嫩個,檢查哈臺車,準備進洞!”話音一落,組員就各自按照慣例檢查3臂鑿巖臺車的狀況,“小馮啊,咱這車2#臂推進回油管磨滴有點厲害了,得備1根,怕爆管兒啊。”張武軍邊檢查自己的2#臂邊說道,“要得,我去拿!小馮答道,隨即打開維修集裝箱,取出1根油管,放在隨車工具箱處。我提醒道:“權兒,你都不看哈型號邁?拿錯老啷個辦?”小馮笑道“不得,嘞些管子我還不清楚邁,認錯老堂客也不得拿錯管子!”大家哄堂大笑,我本來還有的幾分倦意,也被這“俗透”了的笑話一掃而空。笑過之后,小馮和劉長其分別攀上4#和3#臺車的駕駛樓,和組員確認設備正常以后,起動馬達,發動機的轟鳴聲如同啟航的號角,也在預示著新一輪的工作即將開始!

      兩輛臺車分別駛出修理間,慢速前行,在胡彬、李利等其他組員的指揮下,通過風機臺架,養護臺車,二襯臺車,掛布臺車,最終順利到達掌子面,長時間的磨合,使得組員之間的配合達到了一定的默契,一切都是顯得那么自然,此時,洞內測量已經結束,炮工已經準備就緒,時間4:55分。臺車停放就位后,值班施工員陳金明把操作手和協助鉆孔的炮工集合在一起,進行現場的技術交底,和往常一樣,就上一炮中出現的問題,和這一炮鉆孔的技術要求做一個交流,大家進行簡單的溝通,確保鉆孔準確,不同的是,今天有欠挖處需要處理,還要打加深炮孔。大家點頭確認后,開始接通大電和水管,一切準備就續,5:10分開鉆!

      機手們紛紛點開操作臺上主電機的啟動按鈕,然后對點,開水,開旋轉,沖擊,推進,熟練的完成第一步——開孔;然后對孔,旋轉,高沖,推進開始第2步——鉆孔。看似簡單的分解動作,實際組合起來,又有行云流水的操作,以確保最短的鉆孔時間,這是相當困難的。不同的斷面,加以不同的爆破方案就有不同鉆孔方法,同時還要根據鉆孔作業時的鉆進速度、聲音、沖擊壓力、旋轉壓力、水壓等各種因素來判斷工作是否正常,以及分析不正常原因。除此之外,機手還要根據巖層狀況,結合鉆孔時的反水顏色,各項壓力等因素來判斷該孔是否存在塌孔的可能,是否需要銑孔,因為一旦塌孔,緊后的裝藥工作就可能受到嚴重影響,造成時間上浪費,甚至影響爆破效果。然而,這一系列的操作,高集中精力的觀察,分析與判斷都是在高噪音、高溫度的環境下完成的,常人完全無法想象。鉆孔時的噪音有多大?通俗的解釋就是面對面的說話基本要靠喊,所以鉆孔時,機手之間,同指揮人員之間的溝通基本是看手勢,因此,鉆孔過程中我并沒有同機手們有太多的交流,不是我不想,而是我不能!默默地看著他們操縱著設備,凝神專注,汗水浸濕衣衫,從地面仰視駕駛樓上的一個個背影,有那么一瞬間,我出了神,仿佛感覺即便是平凡也可以顯現得那么偉大,震耳欲聾地噪音也仿佛是那開山破土的激昂凱歌!

      7:30分,4#車2#臂油管爆了,停機!“看吧,我就說這個管子要完犢子了,還好備了1根。”張武軍操著一口北方口音說到,“老張,閉上你那個烏鴉嘴”小馮玩笑道,“胡彬去工具箱把油管和扳手拿過來。”“還好備了1根,趕緊換完,快打完了,早點下班。”胡彬邊走邊說,儼然一個動作靈活的胖子。幾個人動作熟練,很快的更換完油管,7:45分繼續開鉆。8:10分所有鉆孔工作結算,開始處理欠挖,8:24分工作結束,收車出洞。本次作業共完成194個孔,孔深4.2米,加深炮孔孔深8米的3個、16米的2個。

      出洞時已是天已大亮,城口初春的氣溫乍暖還寒,微風中帶著絲絲,但還是難去機手們疲憊的神情。小馮留在最后,等設備停放整齊,檢查完畢,做好記錄,跟維保人員交代清楚設備情況以后,才拖著疲憊的身軀,回到宿舍,換掉工作服,去洗澡。我坐在宿舍等他,雖然是工地的宿舍,但根本不是想象中的臟亂差,地面打掃得很干凈,工作服都是整齊地掛在墻上,每個人的床鋪也是干凈鋪平整齊,還有養著平時山上挖來的蘭草,雖然花季已過,但油綠的葉子還是給宿舍增添了不少的色彩。沒過多久,小馮回到宿舍,吹干頭發便躺在床上,我說“準備睡了嗎?不吃點早飯?我請你!”“算咯,瞌睡來老,不吃老。”小馮慢聲說到,翻轉側身,鼾聲微起。我看著他的背影,莫名得有些心疼。也許他這個年紀的人許多還在燈紅酒綠,紙醉金迷,沉迷于游戲,而他卻早已承擔起不等同的責任與壓力。

      11:35分,“嘿,醒了,吃午飯了!”我搖醒睡夢中的小馮,“哦,要得,馬上起來!”小馮悠悠得答道,可是身體卻很誠實的賴在床上,此時看著“起床困難戶”的他,真不敢想這就是那個接到上班通知就立刻起床的年輕人。機手們的食堂就在進口工區,大家圍坐一起吃飯,熱鬧非凡,席間小馮跟大家開著雅俗共賞的玩笑,擺著重慶人的龍門陣,有說有笑,好不融洽。

      12:15分左右,吃過午飯,大家又回到宿舍準備休息。15:20分左右接到通知,打橫通道,15:50分準備就緒,開鉆。17:10分鉆孔結束,收車出洞。照舊還是換衣服洗澡,只不過今天有點特殊的是,小馮請大家到餐館吃飯,沒說原因,只說:“晚上應該沒得班,嘞些天兄弟伙都累到起老,喝點小酒,放松哈!”說罷便走,而我總感覺他臉上洋溢著一種幸福,也許有什么好事?

      6:30分大家都到了預定的餐館了,馮祥權,胡彬,張武軍,李利,劉長其,葉正和,這些一個班的操作手,此外還有我、黃小兵、羅雄軍。圍坐好過后,上菜開酒,晚餐開始。席間,突然,小馮的電話響了起來,他拿起電話,對大家說:“你們先喝到,我去接個電話。”,過了一會兒,我見小馮還沒回來,就借著上廁所的機會,順便看一眼。走出去我才發現,小馮正蹲在地上對著手機比劃著,似乎很開心,走進了才看清手機屏幕上是一個小朋友,小馮扭頭見我過來了,就站了起來,拿著手機給我看,“周哥,你看,嘞是我幺兒,乖不乖?”小馮說道,“嘞是你幺兒嗖,是個妹妹哦,嗨呀,眼睛好大哦,胖嘟嘟滴,好乖哦!”我邊說邊跟他女兒揮手道:“小朋友,幾歲老?”他女兒似乎有點膽怯,對我并不感冒,“幺兒,快跟叔叔說,兩歲老。”小馮細聲溫柔地教著他的女兒……就如此般的逗著小朋友開心得又說了幾句,便掛斷了視頻連接。馮祥權從口袋里摸出一包煙,遞給我一根,點燃吸了一口,慢慢吐出對我說道:“周哥,你把娃娃和老婆帶起還是要得,天天都能看到起。”我說:“啷個?想娃娃了邁?”小馮又吸一口說道:“是噻,我們娃今天滿兩歲也,唉,太忙了,回去不到。”說完,他就低下了頭。我突然一時語塞,想起他上次休假回去,竟然還是他父親過世,3個多月沒有回家了,又是女兒兩歲生日,心里一酸,如鯁在喉。我拍了拍他略顯頹廢的肩膀,此時,他抬起頭,望向天空嘆口氣,轉過頭來時又是滿臉笑意,說道“周哥,沒得事,走,回去喝酒!”

      飯局大概是晚上8:30分左右的樣子結束,大家都吃得玩得很開心,我隨他們走了一段,到項目部時話別,叮囑道:“回去早點休息,萬一下半夜又要上班咋辦,不要耍得太晚!”小馮說:“放心嘛周哥,沒得哪個多喝了點,我們曉得沒得班。”我看著他嬉鬧說笑著走進夜色,背影漸漸模糊,視野漸漸模糊。

      我喜歡跟這些機手打交道,馮祥權只是眾多機手中的一個,他們在祖國各地奔走,在水利水電,鐵路公路,以及礦山等諸多工地上堅守自己的崗位,為項目施工建設揮灑血汗;每天跟設備和巖石打交道,做著周而復始的工作,陪伴他們也只有那份來自于家人的思念和牽掛。我想他們的“1天”就像1個“圓”,是圓滿的圓。

      (圖為班長馮祥權操作特拉斯半電腦臺車鉆孔畫面)

      (圖為班后輔助維修畫面)

      (圖片從左到右:馮祥權,胡彬,彭云都是年輕的機手)


      返回首頁 | 集團概況 | 聯系我們 | 版權聲明 | 收藏本站
      版權所有 重慶交通建設(集團)有限責任公司 Copyright @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. 渝ICP備11003003號
      AG环亚手机登陆官网--| 精彩无极限